2010年那场横扫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从突尼斯开始,一股政治暴风席卷了中东和北非地区。放眼整个北非五国:摩洛哥国王对民众做出巨大政治妥协,开启宪法改革公投;统治突尼斯二十余年的本·阿里被推翻,流亡海外;埃及的穆巴拉克被拉下其坐了三十年的埃及总统的宝座,并在2012年被推上被告席;卡扎菲的命运国人更是熟悉,利比亚也在此后陷入无休止的内战。唯独处在摩洛哥和突尼斯之间的阿尔及利亚,仿佛是这场风暴中的唯一的净土。阿尔及利亚当然也爆发了抗议示威,但是规模和强度远远无法和它的邻国们相比。示威游行最大的成果是阿尔及利亚终结了实行了十九年的国家紧急状态,并没有造成政府下台等更严重的政治后果。要知道阿尔及利亚并不缺阿拉伯世界常见的强人式总统,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自1999年就开始担任阿尔及利亚总统,到2010年已经是两次连任这一职位了。今年的4月份,阿尔及利亚要举行新一届总统大选,而现在的阿尔及利亚总统依旧是布特弗利卡。今年的2月10日,他宣布将参加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争取第五个总统任期。

这一消息终于引爆了阿尔及利亚的民众,从2月16日开始,阿尔及利亚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对布特弗利卡继续作为候选人争取第五任期。在连续一个月的全国的压力下,3月11日,布特弗利卡做出让步,宣布自己将不会争取第五任期。但是同时他也大幅延后了今年四月份的总统大选,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怒火在短期看来并不会平息。

阿尔及利亚之所以可以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独善其身,又在今年突然爆发大规模的政治示威,其背后反映出的是阿尔及利亚自身独特的历史。本文就将围绕着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以及领导独立斗争的民族解放阵线(Front de Libération Nationale)展开,讲述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斗争,民族解放阵线年独立后延续至今的执政历史以及这些民族解放者们遭遇到的执政危机。

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示威的人群打出阿拉伯语及法语的反对现任总统的标语

1830年法国人攻占阿尔及利亚首府阿尔及尔,是法国人第一次染指非洲。1848年时阿尔及利亚更是被划分为与法国本土无异的三个省,阿尔及利亚性开放摆脱了殖民地的身份。此后在整个十九世纪中,依托着沿海肥沃的土地以及靠近法国的地理位置,阿尔及利亚逐渐发展为法兰西非洲殖民帝国的根基,并在法国的历史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本土沦陷的情况下,阿尔及利亚为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提供了宝贵的资源和人力支持,其首府阿尔及尔更是在1943-44年成为自由法国的政府所在地,成为自由法国反攻本土的大本营。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来自法国的移民达到一百四十万,占阿尔及利亚总人口的13%。法国著名存在主义作家加缪就来自法属阿尔及利亚。

1848年法国在阿尔及利亚设立的三个直辖省,从左至右分别是奥兰省、阿尔及尔省及君士坦丁省

这样大规模的本地法国人群体以及阿尔及利亚本身作为法国直辖省份的地位都决定了阿尔及利亚的独立之路注定是道阻且长。这就是从1954年持续到1962年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这场战争中,民族解放阵线及其下属的民族解放军以阿尔及利亚南部广阔的沙漠地带和沿海大城市中的穆斯林区同法国殖民者进行了长期的斗争。纵使法国拥有武器装备上的优势,面对群众斗争的汪洋大海时还是不得不败下阵来。阿尔及利亚一方在沿海大城市的欧洲区以及法国本土发动了数次,而针锋相对地,法国对与民族解放阵线有关的或是任何同情他们立场的民众施加了骇人听闻的酷刑,成为法国政府在二十世纪最大的丑闻之一。

最终,这场漫长的治安战彻底拖垮了当时政治动荡的法兰西第四共和国,促成了戴高乐的再次上台以及第五共和国的诞生。在阿尔及利亚,这场战争的胜利则将民族解放阵线及其主要成员们推上了解放者的位置以及权力的顶峰。凭借着带领人民击败法国殖民者实现民族独立的这一巨大执政合法性,在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后,民族解放阵线在阿尔及利亚建立了事实上的。现在处于风暴中心的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当年也是一个在战争初期毅然从阿尔及尔大学退学,投身民族解放的事业的热血青年。

序号1标注的年轻人就是投身阿尔及利亚民族独立斗争的布特弗利卡,从他所处的位置也可以看出他在组织内部的重要地位

任何关于阿尔及利亚的讨论都无法绕开一样物资:石油。自从1956年法国人在阿尔及利亚发现第一片油田以来,石油迅速成为了阿尔及利亚的经济支柱。阿尔及利亚的已探明石油储量排名世界第十六位,在北非仅次于邻国利比亚。时至今日,石油工业依旧贡献了阿尔及利亚超过四分之一的GDP,其产品更是占到阿尔及利亚出口的95%。这使得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并排成为北非经济结构最单一以及最依赖石油经济的国家。阿尔比安-阿耶蒂

国际油价的变化自然就成了影响阿尔及利亚国内经济乃至政治局势最重要的因素。每一次国际油价的崩盘都会引发阿尔及利亚国内的经济危机,进而导致其政局不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阿尔及利亚政治危机就是由此而来。

在七十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的托举下,国际油价在1980年来到了120美元/桶的历史高位(现价美元)。但是此后国际油价开始快速下行,到了1986年春天,已经跌到24美元/桶(现价美元)。这样剧烈的油价震动使得阿尔及利亚的经济出现了巨大的问题。阿尔及利亚政府无力处理逐渐扩大的劳动力市场和萎靡不振的就业需求之间的矛盾。在六七十年代时,阿尔及利亚还可以靠向法国出口劳工来减轻国内的就业压力。但是八十年代法国以及整个西方发达国家普遍经济不振,对阿尔及利亚劳动力的需求也大幅降低。在这样的背景下,阿尔及利亚民众逐渐对民族解放阵线长期的感到不满。这其中最为积极的则是大批接受阿拉伯语教育的年轻人。因为他们没有接受法语教育,与阿尔及利亚讲法语的精英们格格不入,在就业市场上也找不到诸如法律或金融类的中产工作。

1988年10月,这些愤怒的学生们走上街头,阿尔及利亚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爆发了。

迫于压力,执政党民族解放阵线年举行的地方选举将会是一次多党派参加的自由选举。此时恰逢苏联退出阿富汗以及伊斯兰在伊斯兰世界抬头。在1990年的地方选举中,倾向于实行伊斯兰教法,反对民主的伊斯兰拯救阵线%的选票,击败了民族解放阵线年年底举行的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中,伊斯兰拯救阵线个选区获得了过半的选票,直接胜出,远远高于民族解放阵线个选区。在这样的势头下,第二轮投票后伊斯兰拯救阵线极有可能获得议会中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建立伊斯兰共和国。

在这样的形势下,阿尔及利亚军队在1992年发动了政变,取消了选举,强行解体了伊斯兰拯救阵线。阿尔及利亚内战爆发。此后数年间,阿尔及利亚生灵涂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interscambiocasa.com/,阿尔比安-阿耶蒂屠杀的情况屡有发生。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布特弗利卡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加1999年总统大选,并在胜选后主导了和反抗军的和解。2002年,阿尔及利亚内战正式宣告结束。

也正是国际油价在2011和2012年的坚挺,使得阿尔及利亚的经济在当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衰退。其邻国突尼斯正式因为支柱产业旅游业的崩溃引发了一系列的经济社会问题最终触发了反对政府的。但是,在抗议示威横扫阿拉伯世界时,阿尔及利亚学者就指出,虽然阿尔及利亚现在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但是这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随着近几年国际油价的低迷,阿尔及利亚国内挤压的社会矛盾又尖锐了起来。这次82岁高龄的布特弗利卡宣布参加选举,争取第五个总统任期一事就成了点燃阿尔及利亚民众的火星。革命仿佛终于来到了阿尔及利亚。

经济发展是保持一个国家稳定的重中之重。能否维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也是评判一个执政党执政能力最主要的标尺。民族解放阵线及其领导人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带领阿尔及利亚人民赢得民族独立的功劳当然会永载史册,但是最终如果处理不好经济发展的问题,依旧是会被人民所抛弃的。有谁又能想到,当年屠龙的勇士今天成了人民反对的恶龙,这大概也是历史开的一个玩笑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